酒醉清歌梦不回

【楼诚衍生/凌远×赵启平】小段子之诊断

  赵启平又失眠了。数完三千四百五十三只羊后,再一次宣告入睡失败。他转头望向旁边的凌远,打着小鼾睡得死沉死沉,丝毫没有受到自己怨气的影响。赵启平气鼓鼓地背过身子撅了撅嘴,开始胡思乱想,结果大学时的回忆突然就蹦到了脑子里。
  那时候凌远还是工作没几年的年轻医生,给赵启平他们班上诊断实验。大学时的赵启平瘦得像个猴,肋骨一根根,是观察的好材料,每次凌远做示范的时候他总是被推上台当实验品。胸检的时候赵启平就脱了上衣躺在台子上,凌远面不改色,修长而有力的手从锁骨一路数着肋骨肋间摸下去,一边跟边上围成一圈的同学讲解,赵启平闭着眼羞红了脸被一群人围观。后来诊断实验结束了,赵启平终于松了一口气,不用再被当猴子被一群人视奸了。
  至于后来小赵同学怎么去的第一医院,又碰到这个当年拿他当实验体的凌大院长并且迅速搞在一起狼狈为“奸”,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  当时班上还有女生喜欢凌远呢,年轻帅气又学识渊博稳重大方的老师还是很受欢迎的。
  赵启平一边想着,一边下意识地侧过头去看凌远。
  “啊————”
  “吓叫什么,你见鬼了吗?”
  凌远瞪着眼睛,噗嗤一声笑出来。
  “我以为你睡着了!突然看到有人盯着我,能不被吓到么!”赵启平摸着胸口翻了个白眼。
  “我还没问你呢!大半夜的不睡想什么呢。”
  赵启平又翻了个白眼,侧过身子把手搭在凌远肩上,从窗户透出来的路灯光亮照在他亮晶晶的眸子里。
  “没啥,就是想起某人当年实验课时吃我豆腐的事了。”
  “嘿你小子!又不是我点名要你的,欠教训了是不?”
凌远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,赵启平只感觉一股热气喷在脸上,凌远已经吻了上来,一手去解他的睡衣。
  “嗯,胸骨角很明显。”凌远手速之快已经解开了三颗扣子,伸进去摸了一把。“腹肌精壮有力,最近练得不错。”
  “海绵体嘛…………”
  “凌!远!!!”赵启平笑着叫着搂住凌远,两人在两米五的大床上滚作一团。凌远含着赵启平粉嘟嘟的嘴唇,舌头抵着牙关往里撬,把四处躲闪的小舌头一下子捉住,交缠在一起。

lo主不会写肉,所以就当后面没了吧,他们就是纯调戏纯接吻纯拥抱,嗯,毕竟医生那么忙第二天还要上班没精力大半夜再来一炮【顶锅盖跑走】

评论(2)

热度(18)